却始终被无尽的黑暗笼罩着

时间:2018-01-04 23:50来源:绿翡 点击:
一个九尾天狐,一个无知的桃花妖,品种不同也能相爱,呃,好吧!其实这一切都是阴谋! 可他爱她爱得挣扎,她爱他爱的无可闪避,这番缘起也只是一眼之间! 她只是他渡劫的工具

一个九尾天狐,一个无知的桃花妖,品种不同也能相爱,呃,好吧!其实这一切都是阴谋!

可他爱她爱得挣扎,她爱他爱的无可闪避,这番缘起也只是一眼之间!

她只是他渡劫的工具!他生她死早已必定,却不想他竟逆天而为!

那场劫数之后,她伤了心,他废了修为,却终究逃不过命运!


  ☆、第一章乱世大婚被劫上


  南岳国鸿宣八年,帝都洛阳,六月初八,大吉宜嫁娶、出行、开市,忌动土。

  晴空万里,风和日丽,非论是黄历还是看天气此日都一概是一个可贵的好日子,整个洛阳城里更是蕃昌不凡,听说全盘的商铺还有小贩竟然都没有生意,若不是知道其中的缘由,只怕任谁都会以为出了什么小事了。

  一阵微风吹来,带来不远处的啰?之声,循声而望看到的情形更是让人大吃一惊,只见一个开阔的街道上竟站得里里外外都是人,一眼看去乌泱泱的排场倒是有些骇人,畏缩的将盖头再次盖好,我一直不知道这场婚礼竟然到了万人空巷的水平,是该喜还是该忧。

  只是本日镇北王府与以往倒是极为不同,处处窜挂着的红绸让人只是看上一眼就知道,本日是这镇北王府办丧事的日子,看来这街道上的人群该当也是为着这件丧事。

  人群突然蕃昌起来,街道的至极慢慢出现了一匹高头大马,坐在顿时的人许是由于兴奋,白净的脸上映着胸前的大红花,对比一下白小姐急旋风彩图。显得红扑扑的,高高翘起的唇角更是给人一种垂头懊丧,人生尽兴奋的感到。

  枣红马儿之后跟着的是长长的迎亲队伍,十六抬的凤撵在迎亲队伍里显得极为显眼,由于人群拥堵所以队伍走的很慢,可即使这样那骑在顿时的新郎官也没有丝毫不耐,只是不住的回头看向轿子,似乎那轿子中放着的是这世上最最爱惜的宝贝一样。

  整个城都为这一场婚礼而鼎沸,要知道镇北王府固然不是皇族,却也是整个南岳国的支柱,近百年的时间中,若不是有镇北王府四代人的拼死护卫,又哪里来着南岳国的乱世之况,所以镇北王府的小王爷大婚,他们全都来了,全都来为这个小王爷能够娶到南岳国的第一美人而道贺。

  稳稳坐在宽大的凤撵中,我正是这场婚礼的新娘,身上穿戴一定是与新郎相等相配的大红喜袍,绣着凤求凰的大红盖头稳稳的罩在头上,这样喜庆,这样蕃昌的环境下,我却莫名的越来越心慌,是的莫名的心慌。

  人群太过拥堵,轿夫不知被谁绊了一下,整个轿子由于这突如其来的情况晃了一下,没有料到会有这样的情况,我忍不住扶了一下花轿,指尖微痛,一抹嫣红高耸的染上指尖,看着指尖的嫣红,我的心尤其恐慌了。

  伸出左手,我阒然将头上的盖头拿下,抬眼看向轿顶却不想就在此时,一滴泪从眼眶里逃了进去,划过面颊最终落进我抬起来的掌心之中。

  呆呆看着掌心里的那滴泪,甜蜜的抿嘴,我是真的疑惑,不知道这大好的日子我为什么会流泪。这昌大到全城都来加入的婚礼,难道不合我意?

  不肯定不是!凌寒对我所做的一切,我都知道,这场婚礼更是我三个月前亲口承诺的,非论哪里凌寒做的都很好,即使我用一个神仙的眼光去看,他也都是极好的!

  又一滴泪下,我咬唇将泪水擦净,抬眼看向轿帘处,固然看不见外表的气象,不过我知道凌寒此时一定就在那里,一定笑得相等隔心,固然相处的时间不过三年,但我知道凌寒另日一定会对我好的,长好久久的对我好,可为什么还会有泪,还会有歉疚,还会有期望

  轿子突然晃了一下,于是轿子外的声响尤其宏亮许多,不知是谁高喝一声落轿,于是轿子终于不再摇晃,而是慢慢的下降了。

  恐慌的将盖头盖在头上,我知道这该当是到了镇北王府的门口,于是心底的恐慌尤其剧烈了许多,狂跳的胸口似乎在预示着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那般。

  接上去恍恍惚惚的任由凌寒踢开轿门,一个胖乎乎的手将我从轿子里掺进去,尔后是一个宽大的后背,就这么将我背进了王府,一路走进喜堂。

  恍惚的将喜堂里的一准确行完,我红着脸听有人高呼一声:”送入洞房!“

  胸口再次狂跳,就连心跳都动手杂乱,我忍不住抓了一把凌寒的衣袖,却不想换来的是凌热带着笑意的调侃:“怎样,后悔了!痛惜···,后悔也晚了!你曾经是我的妻了!”

  心底莫名的哽了一下,固然明知凌寒只是由于高兴而调侃我,算是开玩笑吧,可我还是笑了,固然曾经被人?弃,固然这世上我最亲近的人曾经不在了,不过好还,想知道白小姐中特玄机。我还有凌寒。

  预计是凌寒的举动被谁看见了,感到一直环绕着人群,动手再次蕃昌起来,更有人起哄凡是的说道:“看看,看看,还没进洞房呢,新郎官就曾经急不可耐了!”

  听了这句话,脸更红了,绞着手指,我恨不得法力没有被封,将那个调侃我还有凌寒的人变成个哑巴!

  迈过一个不高的门槛,周围的声响要小了许多,凌寒那家伙却猛地将我向他身后一搂,突然转身就将房门关好,带着十二分笑意的对着门外喊道:“闹洞房这一步就算了!那是我娘子,您们谁敢招惹她,就是跟我过不去,我这人心眼小,另日一定是要把报恩的,所以今夜还是就这么算了吧!以免你们皮肉受苦!”

  整小我在凌寒说完这句话时候,松了一语气,要知道林寒这群好友我一直不知要怎样抵挡,被凌寒这么一搅和,最忧愁的局部居然就这么越过了!

  我任由凌寒打横将我抱起放在床侧,固然也知道这并不是婚礼中该当有的步骤,不过凌寒为了我愿意这样做,我很开心,更相等享用。

  一阵诡异的风在洞房里高山吹起,就在凌寒拿着称杆想要挑开盖头的时候,那阵风却将我头上的盖头吹了上去,一切诡异得让我忍不住想起了一人。

  凌寒呆愣的站在那里,许久没有行动。咬唇一想,预计他也被这诡异的风吓了一跳,于是忍不住抬眼去看,刚想问候他几句,却不想竟直直的撞进他炽热眼眸中去,面颊一红,我这才终于知道原来那厮并不是被吓呆了,而是看我看呆了。

  唯有两人的洞房里,寂静的落针可闻,而那厮竟还大大咧咧的吞咽着什么,我虽满腹疑惑,却永远不敢昂首看他,由于他那样子,我看着心虚的紧。

  灼热的气味猛地亲切,我紧张的抓着身下的被角,将头埋得更低,心底忐忑的手脚竟都动手轻轻发麻,却不想那厮并没有如我意想那般间接把我收了,而是蹲下身子,就那么看着我,看着我,眼睛里闪闪的,亮的让人移不开视野。

  “你!是要休息吗?”被凌寒看得贫困不已,我于是偏头看向床头,口中更是信口开河这一句尤其让我贫困的话,暗自咬牙,恨不得立刻将蜡烛吹灭,让这厮再也不能这样看我。

  见我偏头,凌寒居然笑了,随即单膝跪地拉起我的左手,伸手将我的脸扳回去,看着我的眼睛说了一句:“谢谢你,愿意嫁给我,以来有你的住址就是我的家!”

  这并不是什么很好的花言巧语,而对我却刚刚好,我想要一个家,想要一个可能诚心诚意待我好的男人,由于我累了,真的累了,想要的无非就是有小我记挂着我,有小我在意我的喜怒哀乐,白小姐急旋风。而这一点凌寒做得很好,很好。

  垂头对着他的眼眸,我浅笑看他,顺着心底的志愿说道:“恩,以来有你的住址就是我的家!”

  将脑海中的人影剔除,我咬唇再次看向凌寒,看见的却是凌寒动情的眼眸,随即起身前行一步将我推倒在身后火红的大床上。

  心里尤其怯生生,还没来得及假冒羞怯的推拒,房间里竟再次高山刮起微风,独一不同的是,这一次微风事后,竟留下了一小我,一个目眦欲裂的白衣汉子。


  ☆、第二章乱世婚礼被劫下


  疑惑的昂首,从凌寒的脖颈间看去,居然真的看见了那小我。

  感到周身的血液都要解冻,下认识的想要将凌寒藏到身后,可我什么都还没来得及做,凌寒就立刻腾空飞起重重的向着不远处的墙壁撞去。

  “不要!”只来得及抓住凌寒的衣袖,我整小我竟也跟着凌寒飞起来,可我还是忍不住惊呼一声,再回神时人已重重落在地上。

  闭眼打算经受凌寒的体重,究竟他在落下之前是在我上方的,如此落上去一定会砸到我身上。

  “这位仙君,突然出方今在下的新房 ,是要作甚!”没有迎来重重一压,再睁开眼睛的时候,看见的却是凌寒伸过去,想要将我拉起来的手。

  听见凌寒隐隐带着怒意的声响,心里猛地多出一丝忧愁,忧愁凌寒会被迁怒,于是避过凌寒伸过去的手,狼狈的爬起身来,却也阒然拉开了与凌寒之间的间隔。

  “怎样,几日不见,你就记不得我的声响了吗?”

  声响再次响起,抬起曾经冰凉的右手,扶开脸前散落的发丝,我咬唇抬眸看向那个突然出方今房间中的白衣汉子,却不想对上的竟是凌热带着一丝悲观的眼眸。

  心底再次一滞,咬唇不敢再看凌寒,心底的惭愧更是浓郁。

  转身视野一转,我毫不费力的对上那对曾经血红的眼眸,忍不住再次垂眸,看到那一抹红色身影,我的身子终于摇晃着连连撤消了三步,后背靠上那火红的喜床,我不知道白衍为什么会突然出方今这里,更不知道白衍出方今这里,究竟为的是什么,但唯有一点,我能够清晰的感到到,这场昌大的婚礼怕是只能作罢!

  凌寒看见我的举动,本就惨白的脸竟变得尤其惨白,我转头看向他下认识的想要启齿求救,可话未入口就被我硬生生的咽下,摇着头我虚亏有力的瘫倒在地,紧咬下唇不让本身收回任何声响。

  我曾经给他带来了无尽的羞耻,我又怎能再让他以身涉险,我若向他求救,以他的天性一定会拼死救我,可那人是白衍,凌寒独一能做的就是离开我,再与我没有任何相干。

  “即已······,即已那样对我不屑,你·····,你这又是何意?”我听到本身带着哭腔的对着白衍说道,泪水也终于在此时再次盈满了眼眶,隔着眼泪让我终于不消再去看,那双我非常熟识的冰冷的眼眸。

  白衍的神志猛地更冷,袖袍一甩,高山里就刮起一阵旋风,霎那间屋子里的红火全数没落,就连那些看似厚重的门窗竟也被风的没落不见。

  凌寒预计是看出了我的心机,虽神志仍旧丢脸,迎着飓风措施坚忍的向着我一步一步走来。

  我恐慌的想要撤消,此日的白衍是我回想中最为恐慌的一次,我清楚明明曾经看见白衍额头上正呼呼直跳的青筋,我生怕凌寒对我的维护会惹恼白衍,若是、若是白衍真的向凌寒出手,没有法力的我唯有用这幅身躯去为凌寒遮挡。

  “灼儿,报告我,你可还愿意嫁给我?若是愿意,即使天神在此我也决不放手!”

  听见凌寒坚忍的声响,我忍不住再次一愣,心里犹豫的并不是我究竟还愿不愿意,而是我若说愿意,那白衍会不会间接杀了凌寒?

  我转头看了眼由于发现异常而冲进院子里的侍卫,最终只是摇了点头,非论我愿不愿意,白衍出方今这里,就说明他不允许我嫁给任何人,非论他的理由是什么,那我都不能嫁给任人。

  就连末了的选拔都这样被白衍硬生生阻隔,我实在不知道我究竟欠了白衍什么,他竟要如此戏耍我。

  风阒然停歇了,房子里的一切终于克复平静,那些侍卫也终于能够冲进房间,一些衷心的侍卫更是立刻将我还有凌寒护在身后,再次看向白衍时,视野扫过之处看见的还有侍卫的后背,一把大刀曾经被人抽出,明亮堂的映托着淡薄的月光,竟也十清楚明明亮。

  我突然觉得浑身一片紧张,哈哈大笑道:“哈哈哈,哈哈哈,白衍你究竟要怎样,我将真心于你,你却将其弃于泥沼,我将身子于你,你却厌烦至极,难道你要的是我这条命吗?”

  我清楚明明看见凌寒连连撤消,我想要启齿问候他,却又觉得此时此刻我还是放手比力好,苦笑着再次看向白衍,悲凉的想着这世上有一个柳玄为我而死就够了。

  猛地站起身子,从笃志注意白衍的侍卫手中夺过大刀,脖颈上立刻传来一丝冰凉,我感到有什么东西正在脖子上慢慢流下,心里竟突然有了一种舒适的感到,想着白衍终于在我这里吃了一回鳖,竟又忍不住大声说道:“你要的可是我的命?呵呵,休想!”

  我不知道为何会有这样舒适的感到,只是在手腕用力想要将刀刃割破喉管的时候,看见了白衍那张阴戾的脸,心中竟忍不住再次袭上一丝兴奋,想到柳玄的期盼,泪水也在此时终于没有骨气的流了上去。

  我听到有谁在喊“不要”,有人在喊“王妃娘娘”,还有冰冷的两个字:却始终被无尽的黑暗笼罩着。“你敢!”

  全盘人都着急的我靠过去,嘴角的笑意再次加深,这样也不错,那孤寂的日子我宁死也不愿再去经受,这样也算是摆脱吧。

  这次从此刻动手一切再与我有关,就当这天地间从没有我这样一个桃花妖生计过,没有了柳玄的生计,只怕也没人还记得我生计过。

  用尽全力却并没有如我想的那般刀刃间接割破喉咙,由于在那之前,我就被一股剧烈的力道狠狠的甩了进来,撞碎了身后曾经空了的雕花大床,木屑飞溅之间,末了我在一片惊呼中听到了凌寒的声响:“不,不要,灼儿!你!你为何要伤她!”

  闭上眼睛的时候,我想我是笑着的吧,欣慰的笑。

  想着即使我眼瞎的看错了人,可老天终究平正,在我临死之前竟然遇到了一个真心对我的汉子,即使我曾经无法再嫁给他,能够剖析他,我很开心。

  似乎睡了千百年,我在阴晦里四处追求出路,却永远被无尽的阴晦覆盖着,看不清方向,不知道来处,也找不到我的归处,一片光亮事后,我看见的竟然是那个我又爱又恨的须弥山。


  ☆、第三章那个男人是冷的


  须弥山,须弥山,这须弥山是何等神秘、又是何等高贵,也是我降生的住址。说起来这天地间真正知道须弥山的人却也不多,由于它牵扯的是一个既不是机密、又恰恰瞒了全盘人的机密。

  传说盘古开天辟地后,大地之母、创世女神女娲娘娘用黄泥造人,日月星斗各司其职,子民安身立命,四海歌舞升平。自后共工与颛顼争帝位,不胜而头触不周之山,招致天柱折,地维绝,四极废,九州裂,天倾西北,地陷西北,洪水漫溢,大火伸张,国民流离转徙。(百度摘抄、百度摘抄。)

  在自后就有了创世女神女娲娘娘炼石补天,说了这么一段其实也不是瞎扯,而是在向各人说明这个大地之母、创世女神女娲娘娘是多么的霸气,可就是这么霸气的女娲娘娘居然也会死,呃,用神仙的话来说,就是身归混沌,或者羽化。

  可究竟是大地之母、创世女神女娲娘娘,即使是死,呃羽化都要不同凡响,仙体随着元神泯灭之时,却留下了一个惹祸的宝贝,女娲之心。

  这样的宝贝毁不得,藏不住,仍不得实在惹了不少麻烦,单单女娲娘娘死后的三万年里,魔君蚩炀就带着手下的众魔族上了七次天庭,次数多的不像是攻击天庭,倒像是、倒像是邻里间串门子。

  自后玉帝老儿终于坐不住,由于魔族的攻击,每过几千年他就要将天宫修缮一番,这七次上去几近破产,整日里窝在小黑屋里落泪,倒是搅的天地为之变色,竟惹得九州四海发了一次天洪,那惨状却又再次惹得天地为之变色。

  自后远古神族的九尾天狐一族中走出一人,终于将这个惹祸的宝贝带走藏了起来,为了报答那小我的大恩,天庭划出了仙乡福地青丘,赐给九尾天狐一族作为他们世世代代生活的住址。

  那个九尾天狐一族的人就是白衍,狐祖白衍,那个我想要恨、想要忘、却总是忘不掉的给我了性命的人。白衍从天庭带走女娲之心之后,就离开了须弥山,部基层层仙罩过起了自我囚禁的日子。

  天外仙山须弥山上薄雾旋绕,各种即使天庭都不一定有的仙草,布局合宜的种满了整个山头,其内非论亭台楼阁,溪流假山俱是精深到了极致,这样美丽的景致,非论是谁即使只能住上一日都是极为开心的,可恰恰住在这里的那小我,却并没有丝毫的喜意。

  一袭白衣顶风而立,那个汉子沉寂的站在白玉拱形石桥上,就那么静静的站着,直到骄阳西斜、直到斜阳西下、直到夜幕降。

  任由微风拉扯衣角,汉子就那样昂首看天,不喜不悲,不怒不忧,似乎一尊石雕,放佛就那么站了千百年。香港王中王高手论坛。

  世人都说本身孤独,可谁又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孤独,真正的孤独是即使你被孤独折磨的半死不活,都无人看见、无人诉说、无人晓得,末了忘怀孤独究竟是什么味道。

  夜幕深了,那个红色的身影终于动了动,许是站得太久身子僵了。

  整小我身子先是猛地一颤,背工臂才终于慢慢抬起摸了摸胸口,僵硬的转身脚步踉跄的走下石桥,预计是脚也麻了,手指碰上石桥上的石雕,竟被划出一个眇小的血口,汉子没有在意,仍旧慢慢的走下石桥,向着那一处伟岸的宫殿走去。

  行走的脚步渐突变得平顺,直到他走到一处巨石,前线固然门路平顺,而那人却停了脚步,单手扶着巨石,垂头竟滴下一滴泪来,手指上的伤口刚好也凝成一滴血珠,血与泪相吸着合在一起,竟一同滴在了一株幼弱的桃树上,一株顽强的从巨石下展现头来的桃树苗。

  血与泪调和,血化骨,泪生肉,险些是刹那之间血泪珠竟然在桃树苗上凝成一个仙胎,包裹在桃树苗上独逐一朵花骨朵上,等汉子发现的时候,一切就都晚了,而那个桃树苗就是我。

  间隔那一日又过了三百年,固然工夫我呆在花骨朵中的仙胎中,却也曾数次感到到杀意临近,自后都记不的过了多久,想知道白小姐中特玄机。那人终于不再想要抹除我,而是每一次路过我的时候,都会停下脚步,探究的看我一眼,自后竟也会在我眼前驻足,直到我终于破胎而出。

  一直都知道这山上有一个仙人,很锐利很锐利的仙人,更在三百年的孕育中参悟了一些天道无常,更剖析到阴阳之术,五行之分,还有世事无常。你知道香港王中王高手论坛

  知道本身就要破胎而出时,心底是开心,究竟被困在小小的花骨朵中整整三百年,我早已按耐不住,感到终于可是驭起程体的时候,睁开眼看到的却是一双探究的眸子。

  迫在眉睫的一张脸,好看的很是太甚,如玉般的脸上,形容着一对浓厚而好看的眉,明明是飞扬的线条,可看着却带了浅浅的伤悼。

  眼眸往下,我竟被那眸子吸收的在无意思去看其他。脑海中不住的思量着那眸子为何,为何那样漂亮,黝黑的眸子就像是···,还不灵光的脑子在那时走了神,就这么看着他,眨眼、在眨眼。

  不由自主的伸出手,拂上那张冷脸,该当是冷脸吧,究竟就那样看着我,什么表情都没有,即使与我对视也一样没有任何表情。

  不想手指真的触上一片冰凉,我吃了一惊,伸进来的手不自愿的收了回来,生平第一次启齿说得话居然是:“好冷!你不觉得冷吗?”

  感到那人猛地发火了,冰冷的眸子变了变,人猛地起身,就那么高高站起,垂头冷眼看着我,看得我浑身发冷,只得坐起身来看着他,怯生生的再次说道:“我知道这里就你一小我,不过以来不会了,我···,陪着你可好!”

  眼看着那人猛地向后撤了一步,看向我的眼神又变了变。呃,难道我又说错什么了?不懂,真的不懂,只得心虚的再次说道:“我说的是真的!你是我的仇人,我会报答你的!”

  那人却像是更发火了,半眯着眼眸看我,看了许久末了袍袖一甩,竟然就这么走了!

  我呆愣的坐在那里,地上有些凉,身上也有些凉,记得那日的天气有些阴,冷冷的就像那个离开的男人。

  自后我坐在原地修炼了许久,究竟不是神仙怀胎,这莫名而来的仙胎,虽好却与我的元神不甚协和,知道我真正的将那具身体适应。

  自后才知道那个汉子叫白衍,狐祖白衍,还记得其时他是这么说的。

  第一次听他启齿说话还是一个月后,我坐在一个石凳上,其实白小姐急旋风资料大全。看他侍弄花草,白净的手指穿越在花草之间,我看得相等妒忌,于是嘟着嘴,赌气凡是的说了句:“我该怎样称谓你,你跟我一样也是桃花妖吗?呃,你是不是不会说话?”

  他仍旧收视返听的将开败的花蕾除去,一颗一颗的摘去发黄的枝叶,像是根蒂就没有听见我的话一样,可能该当说根蒂就但我不生计。

  猛地就怒了,这一个月,整整一个月那人没有说一句话,于是扯着嗓子说道:“你若是再不理我,那我就离开,固然这山上有仙罩约束,可我总能想到形式!”

  跳下石凳,就在我真的探究要不要下山的时候,身后却传来一个干哑的声响:“白衍!”


  ☆、第四章那狐狸是没心的


  风吹得有些心神恍惚,软软的就像是春天的雨水,猛然听见那个声响,我呆了一下,不知道是不是本身听错了,于是转头看他,却不想他仍旧不急不缓的摘着枯叶,看那样子根蒂就不像说过话,于是我满是掉的转头络续前行。

  “白衍,九万年前大致是叫这个名字!”

  那人眸子挑了一下,耳根竟然红了,却仍旧相等从容的络续手下行动,那样子就像说话的人根蒂不是他凡是。

  猛地转过身来,惊慌的转身看向那个叫白衍的汉子,事情发生得有些突然,我满满的接受能干,于是探究的转身走到他眼前,蹲下身子看他,眨眼,再眨眼,他仍旧没有任何响应,那样子就像一切都是我在幻听,愤怒的撇撇嘴,想要起身再走。

  见我起身,那人却突然抬起头来,乌亮的看着我,有些急促的说:“我叫白衍!不是桃花妖,而是九尾天狐,以来你就留在山上,不准出山!”

  在脑海里将刚刚发生的一切细细回想,于是我欣喜的发现,原来他是怯生生我离开的,心底莫名的就生出一丝疼爱,总觉得这个白衍别扭得相等喜欢。

  嘴角的笑意满溢而出,看向白衍的时候也多了几分肆意,于是笑着说了一声:“好,我不离开,我不离开!”

  不想那白衍听了我的话,不但没有开心,反而还黑了脸,仍旧是面无表情的抬眸看我,紧抿的唇看不出是发火了,还是含羞了,只是他什么都没说,而是转身脚步极快的走了。

  对着这么一个三棍子打不出一个那啥的人来,我感到本身是悲哀的,芜秽的山上,唯有我和白衍两个活物,于是我只能处处纠缠,活像小尾巴一样跟在白衍身后,直到那人第二次说话。

  那日我阒然的躲进一处山洞,躲了许久没有走进去,只是山洞里的温度有些冷,很冷,可我还是耐着性子躲在内中半日,想看看白衍那家伙会不会找我,却不想躲了半日,依然没看见白衍找到山洞,于是掉的走出山洞,心底不知为何堵得伤心,再次发作了想要离开的念头。

  不知道为何会这般伤心,可我终究还是知道了白衍的不在意,荒芜人烟的山上,唯有两小我,我躲了半日没有走进去,白衍不可能没有发现,可他仍旧没有寻我,想来是真的不在意我

  掉的缓步前行,越是这样想,就越是伤心,垂垂的脚步动手转了方向,向着山脚下的仙罩走去。

  忍不住回头再回头,想着白衍是不是在找我,只是一时没有找到山洞?可能,可能白衍会在这时候突然出现,冷着脸问我:“这半日去哪了,怎样不报告他一声,找不到我,他忧愁了。”

  眼底居然有水,后又不听话的流了上去,划过面颊痒痒的。

  从降生到方今曾经足足三个月,我曾经风俗了山上的死寂,风俗了白衍的冷漠,却不想他竟真的这样冷漠,冷得没有心。

  加快脚步一步三回头,却终于还是在走到山脚的时候,忍不住停下了,眼眸细细的扫过眼前的一切,却永远没有看见那个熟识的一袭白衣,苦笑一声,终于还是下定了决计。

  这仙罩很重大,重大到我用尽全力却仍旧不能走出仙罩,愤怒的坐在地上,我竟哭了,放声大哭,口中不知为何竟还是忍不住叫了那小我的名字:“白衍,你个混蛋!你混蛋!”

  哭得实在太伤心,我完全没有发现追求许久的红色身影,竟相等狼狈的从仙罩之外闪身而入,看着我苦楚的样子,他竟依然没有过去问候我,而是转身走了。

  忘了究竟哭了多久,只记得自后天完全黑了,自后下了小雨,再自后我被一个黑面神从地上拎了起来,扔进一个巨大的木桶里,自后更是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这山上唯有你我,你若病了,难道还要我赐顾帮衬你吗?”

  发疯一样的在水中拍打着,我一边哭一边质问白衍,只记得其时哭喊着问他:“我半日没有找你,你可忧愁过我?白衍,你有没有心!有没有心!”

  仍旧是面无表情,仍旧是夸夸其谈,我感到本身快要疯了,却不想就在我发疯的时候,那人却微不可闻的回了一句:“知道!”

  可我并不想听,白小姐特马救世报彩图。根蒂不想知道,由于我知道他并没有找我,这山就那么大,他若是要找我,哪里用得着半日。

  那日之后我不再缠着白衍,而是想要让本身风俗孤独,想要让本身不再那么可悲,乞求那小我多看一眼我,可我还是发现明白的终究还是有些晚了。

  即使离得远远的,我的眼神还是忍不住想要尾随他,想要看进他的心里,我这样伤心的隐忍着,他会不会也觉得不自若,有那么一点点的掉。

  咬牙隐忍了三日,就在我感到本身快要破功的时候,白衍却不测的走到我眼前,冷且黑的眸子看着我,紧绷着脸看我,过了许久,就在我以为他什么都不会说的时候,他却突然启齿说:“闹够了没有?有什么话就说,这样日日躲我,不累吗!”

  昂首看向白衍,泪刹时就涌了下去,咬着下唇,努力不让本身收回任何声响,由于我觉得曲折,曲折的很,可白衍恰恰不知道问候我,反而还来求全谴责我。

  泪水间我看到白衍的肩膀塌了上去,曲折的想要打人,狠狠的打人,于是顺应情意的抬起胳膊打在白衍的胸膛上,咚咚咚的,他竟丝毫不躲闪。

  打得累了,我垂眸掉的垂头转身走开,我不是常人,也不是什么修炼千百年的上仙,可我还是有些小小的孤高,即使那孤高小得相等不幸。

  那人被我打了许久,仍不收回任何声响,烦闷的就像一尊雕塑,直到这一刻我才终于死心,再次报告本身,他,白衍该当是没心的!

  垂头看着脚尖一步步走远,我的心更是越来越沉,三个月而已,三个月而已,不过三个月的时间而已,何必将本身弄得如此狼狈。

  身后恍惚间飞过去一个黑影,腰身突然被一双手臂狠狠搂住,就这么带着身子猛地后移,直到后背撞进一个稳固的怀抱,耳畔罩进一片灼热的气味,似乎有人在长短不一的焦虑的呼吸,泪竟是刹时再次夺眶而出。


  ☆、第五章那个男人怎样了


  须弥山上早已阴云密布的天际,蓦地刮起了风,很大的风,呼呼的像是有人在哭,我不敢垂头,不敢去想那人为什么会突然留我,由于我不敢问,更不敢想,可心还是忍不住摇摆了,也许他只是不知道如何表达。

  那人将我搂进怀里之后,顿了许久,紧而蹙的呼吸有一下没一下的吹着我的后颈,心都痒了,蓦地生出一丝贪图,想着他也许是在意我的,那日没有找我,只是由于他一直没有发现。

  蓦地感到天都要放晴了,于是伸手想要挣开腰间那双冰冷的手,还没来得及巧笑着回头看他,那人却本身抓紧了,连连撤消,仍旧板着脸,那表情就像是、就像是我背叛了他一样。

  刚刚闪上嘴角的笑意,刹时冷却,我不懂,很多东西都不懂,可看着白衍那样的表情,我却还是懂的,他并不高兴而是有些愤怒。

  白衍垂头,唇角爬动,像是在说些什么,看口型竟像是:“你身高超着我的血,那日我以为这仙罩困不住你!”

  好笑,很好笑,我知道白衍要说的一定不是这些,究竟若真是这样,那他为什么不大声报告我,明明是可能和好的一句软话,他为什么不大声报告我!

  转了身,我想着还是好好修炼吧,若是可能就离开,若是不行就想形式给本身找一个伴,这山上实在太空了,我只是怯生生独立才会离不开白衍,若是有旁人陪我,一切都会不一样吧。

  脚步还没抬起,那人竟又说了话,冷冷的却是第一次说这么多:“你就留上去吧!这山上的仙罩被我加了一层,凭你一概出不去!”

  感到这话满满的都是夸耀,咬牙顿了脚步,立刻转身,却不想他并没有看我,而是没有焦距的看向远方接着说道:“你就留上去做我的侍婢吧!我赐你白姓,以来你叫白灼吧!”

  蓦地就明白了很多,侍婢,侍婢,原来我在他眼中只是一个身份卑劣的仙婢,即是仙婢,他又岂会看在眼中,放在心里。

  咬牙看向白衍,曾道免费资料大全。我心底再次酸涩了,固然睁开眼睛才几个月的时间,可我却看了他整整三百年,三百年里我窝在仙胎之中,每次看他呆呆的站在石桥上,我都会觉得不幸,莫明其妙的疼爱,自后一想也就豁然了,那小我给了我血肉,给了我性命,对他多关怀一些,并没有什么不对。

  将下唇咬出血腥味,我抬眸看他,狠狠的说道:“呵!侍婢?赐我白姓,那我是不是要忘恩负义,是不是要非常感恩的感激您的抬举,以至还要感到非常荣誉!”

  白衍的脸怔了怔,看样子是对我的不识抬举有些不测,苦笑着再次转身立刻快步而走,我没有回到白衍给我盖的小屋,没有去白衍栖身的那处宫殿,而是去了那个山洞,冷得让人觉得彻骨的山洞。

  日子又过了三日,我觉得本身很没用,非论怎样伤心过的事情,过了那个时间,垂垂也会觉得并没有那般紧急,呆在冰冷而且孤寂的山洞,我终于还是忍不住,很没有骨气的走出了山洞。

  白衍没有在那个石桥上发愣,我有些心虚的四处扫了一遍,却没有看见那个百年不变的红色身影,心底有些慌了,紧走几步想要看看那厮究竟干嘛去了,却不测的在我栖身的那个小屋前看到了他。

  他就那么静静的坐在小屋前的石桌旁,入神的看着眼前的盘子。

  盘子里放了些像是很好吃的东西,看那样子就很诱人的感到,舔了舔唇,我厚着脸皮一步步的向着石桌走去。

  固然心底不住的报告本身,我只是想要看看那盘子里的究竟是什么,我只是想要尝尝那东西究竟能不能吃,跟白衍那个混蛋没有一丝一毫的相干。

  冷着脸大摩登方的将盘子里的东西拿起来,踌躇的放进嘴里,尔后小心的咬了一口,很香,很甜,很糯,很好吃。

  忍不住又咬了几口,于是我很快将手里的那个东西吃尽,没无形象的舔了舔手指,于是我在白衍的凝视下,很摩登的将盘子里的东西吃了个精光,看着白衍不住抽搐的眉尾。很兴奋。

  我的一番折腾,就由于一盘自后白衍报告我叫桂花糕的东西终结了。

  自后白衍那个没心肝的好像对我也好了很多,过了几日那厮又拿给我一面水镜,对我说若是烦了,就可能施法开了这水镜,看看凡间的气象,固然不能走出须弥山,有什么请求恳求就报告他,他会死力达成。

  凡间的悲欢立刻看得我很是唏嘘,自后就觉得我看了白衍三百年,从而爱上他,这一点是我本身毫不委曲的,白衍并没有请求恳求过,也没有像我一样看了他整整三百年,他不知道没有回应很一般。

  这样请求恳求他在意我,还处处为这件事而别扭,很不对,我要像凡间那些风流公子一样,喜欢一小我就要用尽手段取得他,让他也爱上我,我觉这样很好,若是方针达成了,我会觉得更好。

  像是有了默契,每日白衍都会状似无意的路过小屋门前,看我一眼,或是走过去问一问我,有没有想到什么请求恳求,他刚好无事,可能帮我达成。

  我天然不会说什么,只是效法那些贵族小姐,蹙眉抬眸羞怯去看,尔后轻轻点头,只是那些贵小姐说的话,我却实在说不入口,若是日子就这么过下去,我迟早会疯掉,所幸日子并不会这么毫无波涛的渡过。

  闲来无事,我再次拿出水镜,肆意的四下一阵搜求,总觉得看这些人障碍的生活很无趣,真真的无趣,却不想就在我四下扫动的时候,猛然看到了一片火红。

  那片红红得似火,灼的我眼睛都红了,这些年看惯了白衍的白衣,所以我身上的衣物一直也都是红色,可本日看见这红色,我竟下认识的感到,那才该当是我喜欢的颜色,那才是我该穿的颜色,摇身一变,看着身上的清白便立刻被火红取代,本身看着也是开心的。

  猎奇的看向水镜之中,只见镜子里的全盘人都是笑着的,满满的都是笑脸,心里蓦地又来了趣味,自后看到一男一女拜了所谓的天地,觉得好笑,那玉帝老儿忙得都快团团转了,哪里还能顾着常人的幸运,不过看到那个漂亮的红盖头,我忍不住想要看看,这一对新人究竟会不会一直开心下去。

  自先人群将男女送进一间满是火红的房间,在自后那汉子将女人的盖头挑了,展现女人漂亮的脸蛋,我有些紧张,莫名的紧张,总觉得要发生什么不得了的事情,不自愿的就连呼吸都停了。

  那男子头绪如画,仅仅只是一个浅笑,我都觉得好看,好看的不得了,不自愿的就跟着那男子一同笑了,可是那个汉子却不一样,看着男子巧笑的样子,居然怒了,怒得就连眼睛都变得火红,像是想要杀人一样。

  我的心不自愿的就紧了,担忧的看着男子居然不知道躲闪,居然没有怯生生,而是笑得更深了,斜眼看向汉子,好像脸都红了。

  紧张的抓着水镜,我不知道这两小我怎样了,可为什么那汉子莫明其妙就怒了呢。

  那眼神我在白衍的脸上也见过,只不过那时的我曲折的不行,可这个男子为什么不曲折,为什么笑得更光辉了,自后就如同我意想的那般,汉子突然就发了狂,将男子扑到在床上,紧张的摸了摸水镜,我想要知道这里两小我究竟怎样了,学习白小姐急旋风救世报图。可镜子却突然不见了。


  ☆、第六章这是被?弃了


  房子里突然就冷了,冷得我忍不住浑身就打了个战抖,镜子里的气象也突然变了,呃,只见镜子里那汉子居然没有用拳头,而是、而是用嘴去咬,再自后那男子的衣服就飞走了,我看得浑身一震酥麻,忍不住就觉得身上有些炎热,身后的冷气反倒让我觉得舒坦许多。

  手中的镜子被一只大手拂过,内中的气象立刻随之没落不见,心里忍不住就虚了,平心静气的回头,偷偷看了一眼,呃,红色的衣服,胸口跳得更夷愉乐了,于是腆着脸抬起头来,真的对上一双满是怒意的眼睛。

  忍不住想要解说,固然方今还不知道心为什么就虚了,还不知道为什么就要致歉了,不知道为什么白衍就会发火了,可还没来得及说话,耳朵就先享福了。

  “你在看什么,这···,这也是你能看得?你!你!”

  这是这半年来白衍第一次大声说话,单看表情就能感到到他的怒气,忙不及的摆手加点头,我吓得连连撤消,却不知道白衍说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?

  只是不想再络续被人狂吼,我看了眼身上的衣服,再次腆着脸献宝一样的扯了扯衣服,说:“这颜色好看吗?比起红色,我觉得这个颜色更恰当我!”

  白衍低眸看我,紧绷的唇角动了动,预计是由于怒气过甚,竟气得面颊和耳朵都红了,扯扯嘴角,别过脸也不看我,看样子是要转身就走。

  突然怯意就没了,突然就发火了,于是在白衍转身的时候,伸手将他拉住,愤怒的问道:“我究竟做错什么了?你,你凭什么发火!”

  白衍被我拉的一个踉跄,脚步微乱,末了脚下一滑竟直直向我跌了过去,心里一紧,我也忘了要将那人推开,忘了后撤一步就能躲开那个男人,于是我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,白衍急遽间转了身,恐慌间伸手搂了我的腰跌向空中。

  呃,天旋地转之后,后背竟然没有跌在地上,再睁开眼时,我看到的唯有白衍那张红红的薄唇,还有笔直的鼻梁,第一次这样近间隔碰触白衍,胸口再次突突的狂跳起来,白衍并没有压在我身上,而是用双臂撑住本身还有我的身子,间隔虽近却并没有真正的压在我身上,可这样的空气,让我面颊腾的就红了。

  白衍垂头看我,好看的眸子比起我第一眼看他,间隔更近了,细细看去竟能在那黝黑的瞳孔里看到我狼狈的表情。

  预计白衍又发火了,就这样看着我,半晌竟突然翻身,我莫明其妙的就躺在了白衍的身上,脸好像更热了,对此我觉得很新鲜。

  趴在白衍的身上,我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,反而感到这样近间隔的碰触白衍很开心,于是很没有时令的再次问道:“你是要做镜子里那男人做的事吗?”

  感到白衍的身子猛地一绷,我吓了一跳,想着坏了,我只是看看就让白衍生那么大的气,这玩笑一开,那厮该不会立刻跳起来打我一顿吧!

  “我错了,我错了,你···,我···,可我实在不知道,究竟哪里错了!”撒着娇的捞过白衍的一缕发丝,下认识的放在指尖缠绕,说话的语气也是随着那镜子里男子的样子来的。

  “不该看的,不准看!”

  呆了一下,我还是很不明白,究竟这水镜是他给我的,这凡红尘的生老病死我都是看过的,本日只不过看两小我打架,打架我以前也不是没有看过,白衍并没有发火啊,只不过这次两人是在用嘴打架,怎样就错了。

  疑惑的挠挠头,于是我再次壮着胆子问道:“他们不过是在打架,为什么不能看?”

  这一次白衍并没有立即答复我,我疑惑的昂首看他,却突然觉得掌心下胸口处的心跳竟然猛地加快了速度,咚咚的有些振手,再次吓了一跳,这次是真的曲折了,于是带了哭腔的说道:“到底做错了什么,你报告我,不然以来我还会闯祸的!”

  白衍错过头去,不再看我。过了许久,这样趴着白衍没有什么响应,我倒是压得胸口伤心,见白衍不想答复,便无聊的想要爬起身来,却不想那厮竟在这时昂首看我说:“赤身裸体的不准看!”

  “啊?”顿了一下,有些不明白,究竟我可真的没有看谁赤身裸体,固然过一会那男子只怕真的会变成那样。

  白衍像是再次怒了,将我推到一旁,本身愤怒的坐起身来,像是耍性子一样的说道:“旁的汉子,不准看,赤身···,尤其不准看!”

  疑惑的看着他,眨眼,在眨眼,呃,还是只能眨眼,我还是没有弄明白白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。

  斜眼看我,白衍的脸又红了,甩了袖袍,鼻子里哼了一声,就这么走了。学习白小姐急旋风资料大全。

  愤怒的看红色身影走远,想着话都 说不清楚,他还有理了,于是我也发火了,愤懑的在心里想着,你越是不让我看,我就越是要看!

  白衍走的匆忙,不知道是不是将水镜忘了,不过他忘了,反倒成全了我,所以我很小心的将水镜收进袖底,想着一定要找个时间,将没有看到的,白衍不让我看的全数看个清楚。

  山上就两小我,所以固然我觉得有些曲折,可还是采了许多花蜜冲了稠稠的一碗茶,追着赶着去找白衍告罪去了。

  白衍那厮固然别扭,不过也极为好哄,胡乱找个话题说一通,白衍那家伙就一定会忘了还在发火的事情,再加上我再三的保证,事情看似就这么揭过去了。

  忍了十天,我终于找到一个白衍再次呆愣的时间,于是小心的掏出水镜,将水镜对着凡间一阵扫过,却不想还真的扫到一个与那日凡是的队伍,于是我躲进了山洞,耐着性子看了起来。

  看的入神,所以我并不知道,原来白衍那家伙竟···,竟能感到到我心神的变化,所以在我看到最紧要住址的时候,白衍那厮更是再次发现不对,疯了一样的在须弥山上找我。

  这一次的两人有些不同,呃,盖着红盖头的是个汉子,骑着高头大马的倒是个女人,很好看的女人,我耐着性子看那男子扛了红盖头汉子走进洞房,于是接上去的一切就真的让我大开眼界。

  那男子在一众男女老少的眼前,兴奋的掀开汉子头上的盖头,很是兴奋的笑,而那个汉子浑身被绳子捆着,很是狼狈的样子。

  男子呆呆的看了半晌,蓦地转身将屋子里的男女老少推了进来,在回头的时候,却活像一个贪吃鬼凡是,挫着手掌大声说道:“郎君!你本日就从了我吧。以来一概让你吃香的喝辣的,比起你去赶什么考,服侍那个昏庸的皇帝老子要强的许多!”

  男子叉腰大笑,看样子是对那个一脸平静的白面书生很满意。

  汉子被堵了嘴,摇晃着像是想要说话的样子,却不想那个男子却突然抽出一把宝剑,挥手就挑了汉子身上的绳子还有衣服。

  看得很是紧张,由于有了白衍的申饬,所以只一次我看的很是经心,却始终被无尽的黑暗笼罩着。看的也很是兴奋,想着终于要看到白衍不让我看的气象的时候,没原因的脸就再一次红了,抓着水镜的手也不自愿减轻了力道。

  汉子失去约束之后,竟没有转身就逃,而是立刻起身,也不顾身上的衣服散落,展现精壮的下身,而是探手紧张的将那个猖狂的男子抓近怀里,感到一会之间,局面就这么逆转了。

  看男子从兴奋变为羞怯,看汉子从沉默变得气势大涨,尔后看汉子将男子打横抱起,扔到床上,自后就再次咬了起来,我看的有些血脉喷张,忍不住咽了咽喉咙里唾沫,看着这样打架也很不错,要是能跟白衍那家伙也这般打一架,恩,会很不错!

  手中的水镜噗的就飞了,直直的插进一旁的石壁上,收回嗡的一声,山洞里随即变得更冷了。

  白衍就像天神凡是步步走来,步步生风,山洞里凭空就刮起了风,很是恣虐的微风,吹得我连站立都觉得相等辛勤,一会之后,我就再次听到那厮狂嗥道:“你就那么想看?”

  好吧,我是真的很猎奇,真的想要看看,究竟有什么会是白衍不让我看,不过本日却仍旧没有看个完全,很不宁愿。

  没有取得我的回应,白衍那厮更怒了,几步走到我眼前,山洞里的风蓦地就停了,站在我眼前就这么瞪着我,也不说话,也不打我。就在我以为白衍那家伙曾经睡着的时候,那厮终于再次说话了。

  “我的话你若不听,就给我滚出须弥山!”

  心底突的就怒了,回视白衍,愤怒的立刻大声嚷了回去,好像说的是:“你是不是早就想要赶我走了?我报告你!别以为我离了你就活不了!其实我早就想走了,有手段你就把我扔进来!”

  感到白衍浑身都着火的样子,我只记得在我认识到本身说错话的时候,那厮居然真的一甩袖袍,就这么绝情的将我扔出了须弥山。


  ☆、第七章砸死个大魔王


  沉寂了几万年的须弥山上,蓦地就风平浪静飞沙走石,眼看着竟要直冲天际,不想那些恣虐而猖狂的砂石,末了却尽数被一层层透亮的仙罩羁系在一个周围之内,没有一片树叶真的飞出仙山。

  许久之后一个汉子满脸怔然的看着右手缓步走出山洞,烦恼在那张俊脸上慢慢没落,末了更是快步走进一处宫殿久久未再走出。

  玉帝颛顼即位后八万九千六百五十三年,凡间六月初一,大吉宜嫁娶、出行、开市,忌动土。(这里解说一下,这个年数都是用凡间的时间来计算的,别问我问什么,也许是这样看起来要霸气一些,很霸气,只能说神仙才是最喜欢装逼的,不然你试试,玉帝颛顼即位后二百五十二年,就不是一个感到了是吧。如履薄冰的说一声,百渡过,农历一年唯有356天左右,这是均匀。呃,扯远了。)

  六界五行中总有一些不为人知,或者威名远扬的洞天福地,不过这些住址或被一些仙族栖身,或被一些妖魔占领,所以只消是一处仙乡福地凡是都是有主的。

  麒麟山就是这么一处住址,只不过这里既不属于仙界,也不属于魔界,算是一个异常的生计,山上随处仙气旋绕,天材地宝处处都有,所以这山上的居民也就尽是一些精灵,还有处在善恶之间的魔族,脱离了仙族,或是正在修仙的散仙,真要说起来这里也算是妖怪的乐园。

  这一日是麒麟山上每千年才举行一次的聚会的日子,固然来的都是些妖怪,不过几何都是有些法力的,聚会也是遵循天庭中王母娘娘蟠桃会的形式来的,不过终究也只是一场尽情声色,相互吹法螺的宴会已矣。

  就在宴会举行到**,推举出下一个即位魔王的时候,一个火红的物件蓦地突如其来,重重的砸在刚刚被推举成为麒麟山主,嘴上正流着哈喇子的黑牛精身上,呃,还很不小心的把兴高采烈的黑牛精砸死了。

  众人皆呆,以至就连那端菜的小妖也忘了手中的活计,将一盘热菜间接扣到了刚刚幻化人形的狐狸精那巨大的胸脯上。

  而那个狐狸精前一刻还妖娆的扭着腰肢,暴露着胸前的清白,不住的冲那个黑妞精抛着媚眼,抛得眼睛都快抽筋了,那疑惑风情的黑牛精才终于来了兴致,起身向她走来。

  那狐狸精眼看着妖后的宝座曾经在向她招手了,却不想就在黑熊精离她只差五步,一切尽在眼前的时候,火红的物体突然出现,黑熊精居然就这样被砸死了。

  狐狸精满心悲哀的看着被砸死的黑熊精,昂首看看黑熊精原来坐着的位置,后又垂头看了看本身站着的位置,不知为何竟生出一丝错觉,这砸得也太准了,就像是瞄准好的。

  全盘的妖怪还没有从恐惧中回过神来,那个砸死黑熊精的火红物体却突然站了起来,就这么众目睽睽的昂首看天,笔直的站在黑熊精的尸体上,伸出一只手指天骂道:“该死的白衍,算你狠!你还以为我真的没人要吗?把我扔进去你可别后悔!”

  原来坐在黑熊精身旁的绿衣汉子,手中的杯子嘭的碎掉,却并没有立即起身,好看的脸上也没有丝毫怒气,我不知道笼罩着。只是那人周身的气场微变,于是整个宴会场上尤其沉寂了。

  火红物体在指天骂完那句话之后,竟没有接着骂下去,而是低了头从黑熊精尸体上走上去,然后弯腰坐下就那么坐了许久未动。

  全盘妖怪都傻了,看着那火红的身影,忍不住想要指导,究竟那个火红的身影像是根蒂就没有注意到那个被她压死在身下,后又踩在脚下,末了又坐在屁股下的并不是石头,也不是什么桌椅板凳,而是这麒麟山刚刚推举进去的魔王黑熊精。

  不知是谁倒吸一口凉气,然后全盘人都跟着倒吸一口凉气,末了还是那个火红物件发现了周围的不一般,急忙昂首看到的却是一只白净的手掌。

  火红物件就这样被迎面打飞,而那个倒霉的黑熊精也终于众妖救了回来,固然唯有尸体,却也终有脱离了红色物体的络续凌虐,那个黑不渣滓的黑熊精,此时已变回原形,很不宁愿的吐着舌头,死状相等搞怪的被人抬上原来放着佳肴的桌子。

  火红物体就像圆球一样腾空飞起,直直撞向不远处的巨石,而那个出手打人的绿衣汉子居然将手掌一收,身体凭空没落,再出现的时候,却是在火红物体的身后,伸出双手将火红物体稳稳的接在怀中。

  于是小妖们再一次堕入呆愣,整个宴会场上再次寂静,全盘人的眼光再次看向火红物体,微风乍起,于是那个火红物体终于展现了斗篷下的本体。

  居然是一个小妖,呃,还是一个、一个女妖!确切的说是一个满脸惊容,眼中含泪,神志惨白,张着樱桃小口、瞪大眼睛看向周围的桃花精。

  不知是谁的口水滴落,啪嗒一声落在地上,那个一直不出声的绿衣汉子好看得眉头一蹙,伸手将火红的斗篷拿起,将桃花妖再次装进斗篷之中,也绝了全盘妖怪的视野。

  “杀了她,是她砸死了妖王!”终于回过神来的狐狸精,在看到桃花精那一张精深到完全可能让人忘怀一切的像貌,还有绿衣汉子异常响应的时候,立刻愤懑的咬破下唇,不顾效果的高喊一声。

  像是一语惊醒梦中人般,那些被桃花精的像貌惊呆的小妖们,心机也立刻活络起来,究竟这山上有个不成文的礼貌,这妖王要是倒霉罹难,那谁能帮妖王报恩,谁就会是下一个妖王。

  宴会场上的空气再次变了变,有些是垂头思索什么,有些却仍旧恋恋的看着被红色斗篷包裹的结结实实的桃花精,还有一些却是不着陈迹的向着狐狸精靠去,显然曾经做出了选拔。

  绿倪汉子不着陈迹的冷哼一声,将桃花精抗在肩上,说了一声:“要想活命就老忠厚实的待着,不准出声!”

  一切发生的太快,我就这么悲催的一出场就将人家魔王砸死了,自后又被一座山的妖怪追杀,却由于一小我的出现,一切都变了,自后我才知道那人叫柳玄,是一个柳树妖,或者说是柳树仙。

  第一眼看到柳玄的时候,他一脸暖色,我以至还下认识的将他看成白衍,自后就这么被他抗在肩上,看他一掌将满山的妖怪打得四下飞散,更看着他一掌将一个妖娆的身体丰腴的妖精打回原形,在自后就被他扛着走了。

  天旋地转之后,我被那绿衣汉子重重的仍在一处卧榻上,感到内脏都要碎裂了,究竟那柳玄的肩膀坚实的就像钢铁一样,顶在小腹上疼得几欲落泪。

  “你是仙族?”

  不冷不淡声响跟白衍都极为类似,我愣愣的看着那个绿衣汉子,恍惚的问了一句:“你是白衍?”

  那汉子的脸突然变冷,在启齿的时候说的居然是:“那个将你扔到麒麟山的人可曾想过,你身上的气味若是被魔族发现了,你可还有活命的机遇!”

  心突然就酸了,抬眼看向绿衣汉子的时候,我好像问了一句:“将我扔到这里的人,是想要我死是吗?”

  绿衣汉子也就是柳玄蓦地就不说话了,低了头不看我,答案却是呼之欲出,狠狠擦了脸上不争气的泪水,抬眼对着绿衣汉子说:“既然救了我,那我以来就跟着你了,好吗?”

附:【本作品来自互联网:本公家号不做任何肩负】形式版权归作者全盘!&nbull cra goodpp;

如不慎该资源进击了您的权柄,请麻烦通知我及时删除,谢谢!

【未完待续】

【看全本小说请到公家号后台联系客服或扫描下方二维码】





始终
听说黑暗
无尽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