俨然一副成功人士的打扮

时间:2017-11-21 13:17来源:凤v云 点击:
第一章无穷期的任务 七月严冬,骄阳疯狂炙烤着大地,纵然很多人撑着伞,但炙热的气温还是将他们的衣服蒸成了半透亮。 这是一个男人爱好的季候。 姑苏市,国际机场入口处。 林轩

第一章无穷期的任务

七月严冬,骄阳疯狂炙烤着大地,纵然很多人撑着伞,但炙热的气温还是将他们的衣服蒸成了半透亮。

这是一个男人爱好的季候。

姑苏市,国际机场入口处。

林轩身穿一件红色衬衫,衬衫下摆扎在得体的黑色西裤中,显示出挺拔身体,他手里提着一个银色手提箱,仿佛一副告成人士的装束。

但与他这身装束霄壤之别的是,此刻他邪气喘吁吁的追着一个美女,一边抹汗一边说道:“喂,美女,你等等我啊。我看你眉心有一缕黑气游走,像是身中某种剧毒,你奈何就是不听我解释呢?”

这美女看起来也就二十岁出头的样子,身体高挑,肌肤如雪,一头披肩的黑色秀发与那身包裹着她火辣娇躯的红色长裙相得益彰。

而尤其引人注意的,是她那实在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脸蛋,简直美到了极致。

她走在机场入口的通道内,无疑是全场的焦点,冷艳属目。

闻言,美女脚步乍然阻滞,转过身子,愠声道:“你说谁身中剧毒了?”

也难怪她会如此生气,这好端端的被人叱骂身中剧毒,换谁都会感到恼火。

林轩望着面含愠色的美女,咧嘴一笑:“当然是你啊,不过你释怀,香消玉殒这种事,是我最不愿望指望看到的。要不我们在邻近找个宾馆,我替你把毒解了,然后再趁机探讨探讨人生哲理?”

美女的眼神愈发冰冷,好像覆上了一层坚冰。

她敢确定,眼前这家伙就是一个皮相文雅,心坎腌臜的人面兽心!想用这种低级的方式骗她上床,做梦呢!

林轩嘿嘿一笑:“就算不探讨人生哲理也行,到功夫留个联系方式总可以吧。”

终于,忍辱负重的美女,冲着林轩做出了末了的申饬:“你要再口无遮拦,信不信我找人缝上你这张嘴,让你一辈子说不了话!”

殊不知,她这般粉面带煞的样子面貌落入林轩眼中,却是更有一番风味。

“辣妹子啊,我更喜欢了!”

林轩脸上的笑颜越发浓重,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,更何况他刚刚说的都是大真话,没有半点虚伪。

林轩话刚说完,就感到小腹传来一阵剧痛。

原来,那本打算离去的冰山美人,突然转身给他来了一记凶狠的膝撞!

“嘶!”

林轩疼得倒抽一口凉气,手掌捂着小腹半蹲在地上,望着美女离去的背影,愤愤然的道:“臭三八,拽什么拽,再往下四公分,老子的命脉可就不保了。”

“不就是长的颜面了点,胸大了点,腿长了点,有什么了不起的,这样就可以任性打人了吗?真是狗咬吕洞宾,不识坏人心!过段日子等你毒发的功夫,看你找谁哭去……”林轩碎碎念的道,看起来幽怨无穷。

冰山美女显然是听到了身后林轩碎碎念的声响,当即脚步一顿,但夷犹了一下后,还是径直离去。

在机场的入口,停靠着一辆奢华的劳斯莱斯幻影,两名站在车门旁的黑衣保镖显然恭候多时,见男子走来,立刻拉开车门,恭敬的把她请了进去。

“哎哟,看起来还是某个团体的千金小姐嘛,难怪脾气这么差。”林轩砸巴着嘴从地上站起来,哪还有半点疼痛的样子面貌。

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……

就在这时,林轩裤兜里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。

掏出手机一看,是一个备注为“老头子”的家伙打来的。

林轩撇了撇嘴,将手机接通,一道略显鄙陋的衰老笑声响了起来:“嘿嘿,徒弟,旅途开心吗?”

“老头子,少来这套,我还不了解你,说吧,这次任务的的确形式是什么。”林轩颇有些不爽的道。

依附现在的身份,已经很少有人能请得动他,要不是电话那头的老家伙是他徒弟,他才不会近在天涯的从美利坚飞到华夏。

而最让他感到不爽的,是这次的任务,居然是收费的!

“这次的任务很纯粹,就是让你刻意守卫圆融团体千金小姐的安然。”老头子简略明了的道。

“就这么纯粹?”林轩眉梢一挑,显然有些不信赖。

“为师什么功夫骗过你了?”

说话间,老头子往嘴里扔进一颗茴香豆,旋即悠哉的道:“当然了,你也可以和她好好造就感情,搞定了,就一辈子不愁吃喝了,不消再拼死拼活赚那么几个血汗钱,你说为师是不是很替你着想啊?”

“呸!”

说起这个,林轩心里就来气,他每次冒着枪林弹雨实施任务,结果百分之九十的佣金,都落到了这老头子手里,美其名曰帮他存钱娶媳妇,八成已经被花得精光了……

而这一次,这位圆融团体的千金小姐,肯定也是长得歪瓜裂枣,基本嫁不进来,要不然像这种地下掉馅饼的功德,这死老头子才不会找上本身。

“说吧,这次任务的期限是多久,一周?还是一个月?”林轩没好气的道。

老头子嘿嘿一笑:“无穷期。”

“什么?!为什么你不早通告我!”

“我怕通告你了,你就不来了!”

“现在我照样可以不干!”

“这恐怕由不得你了。”电话那头,老头子的语气相称淡定。

“什么乐趣?”林轩眼角一跳,预见小事不妙。

“对了,忘怀通告你了,你的护照已经在你飞去姑苏市的路上被我刊出了,银行卡也被我一块解冻了,我想你现在口袋里除了打计程车到圆融团体的钱,该当身无分文了吧?”

“靠,老不死的,你这是在逼良为娼!”林轩破口大骂。

“徒弟啊,这大热天的火气别这么大,把稳嘴里生溃疡。哦对了,一会晤到人家姑娘的功夫,你可得好好对她,尽心尽责。”说到末了一句话时,老头子别有深意。

林轩才没心思融会其中深意,本来再想骂几句,却听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忙音,显然老头子已经挂掉了电话。

气坏了的林轩,将嘴里正嚼着的口香糖恶狠狠地吐进了对面的渣滓桶里。

旁观路过的一名夫君间接看呆了,要知道,渣滓桶间隔林轩,可是足足有着十米!

林轩并没有注意过路夫君的眼光,深吸一语气,狠狠平复了一下表情,虽说他心里很不爽,你知道白小姐急旋风资料大全。但想到是老头子亲口交代的,还是接下了任务。

就这样,林轩带着一肚子怨念离开了机场,招手拦下一辆出租车。

三相称钟后,林轩顺手达到圆融团体。

望着眼前挺拔入云的团体大厦,林轩满脸不爽的走了进去。

“师长您好,请问您有什么事吗?”

由于没有劳动证,林轩一进大厅就被两名前台小姐拦了上去。

林轩气呼呼的道:“我找叶鹏展。”

“叶鹏展?”两女怔了怔,总感到这名字有些熟识熟练,对视一眼后,其中一名前台小姐率先回响反映过去,惊呼道:“这不是我们董事长的名字嘛!”

也难怪,对于圆融团体这种世界五百强的超大企业,董事长向来是神龙见首不见尾,这些一般员工鲜无机遇晤到。

“请问师长您贵姓?”

“我姓林。”面对两名长相甜美的姑娘,林轩天然不好再延续发泄满意。

前台的两名小姐急迅翻看着叶董事的旅程打算,却并没有发现有这么一位姓林的师长。

“陪罪,师长,董事长此日的旅程里,并没有您的预定,所以您不能进去。”前台小姐歉声道。

“哎哟,还真是奇怪了,找我过去襄助,结果连大门都不让进去。”林轩嘲笑一声,对着前台两名小姐道:“你们最好打电话通知一声叶鹏展,借使五分钟内我见不到他,别怪我不帮这个忙。”

“师长,实在不好心思,我们没有权限间接联系董事长,还是请您离开吧。”

“算了,也不尴尬刁难你们,我真话通告你们吧,我是你们董事长钦点的女婿,你们不让我进去,有酌量事成果吗?”林轩基本不知道这个叶欣雨是美是丑,为了完成老头子交代的任务,也是豁进来了。

“董事长的钦点女婿?也就是…叶总的未婚夫,这奈何也许?”前台两名小姐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,哪里会信赖林轩说的话。

要知道,叶欣雨可是姑苏市第一美女,有钱有脸有身体,典型的超级白富美,追求她的公子少爷已经快排到城门外了,情人节收到的鲜花更是可以用一卡车一卡车来装。

但,叶欣雨用心扑在事业上,白小姐特马救世报彩图。对统统人都是冷冰冰,尤其是男人,所以别说是未婚夫了,就连个男性同伙都没有。

林轩见两女不信,蓄志将头靠近一些,道貌岸然的胡诌道:“奈何不也许啊,我偷偷通告你们一个诡秘,其实我和你们叶总已经在公开里好了很多年了。”

“你说你跟谁公开里好了很多年?”这时,林轩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冰冷的声响。

两名前台小姐见状,立刻瑟缩了一下娇躯。

林轩则皱了皱眉头,总感到这声响有些熟识熟练,回头一看,不正是那差点令他断子绝孙的冰山美女嘛。

这美女站在大厅里,好似整个大厅都因她的容颜明朗了几分。

林轩却基本没表情欣赏美女的面貌,一想起之前机场入口那件事,便气呼呼的转过身子,正对着冰山美人,道:“喂,死三八,我跟谁好关你屁事?有技巧你再用膝盖撞我试试,我保证不把你的裙子拽掉!”


第二章圆融团体

静!

偌大的圆融团体大厅,此刻静得有些可怕!

前台的两名小姐以及邻近巡视的保安,各个愣在原地,似乎有些不敢信赖眼前这一幕。

冰山美女俏脸冰寒,一双琉璃般的眸子中,好像有着熊熊怒火在凝集。

这口无遮拦的家伙,居然敢当着公司这么多员工的面,说出拽掉她裙子这种下流的话来,简直不能忍!

林轩一看本身一启齿就HOLD住了全场,即刻笑眯眯的拍了拍手:“奈何样,现在无话可说了吧?像你这种美女,整私人冷得跟座冰山似的,一言不合就要把人撞废……”

美女颜色愈发冰冷,早知道刚刚在机场的功夫,下手就该越发狠一点,让这臭流氓真正的断子绝孙!

林轩看着方圆没人说话,又把分贝进步了八度:“你说你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,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个面瘫呢!你知不知道,看到你我就想起了八个大字!”

“哪八个字?”

“印堂发黑,天生克夫!”

“保安,把这个在理取闹的家伙轰进来,借使再让我在公司见到他,你们就可以夺职了!”

说完,美女踩着黑色高跟鞋,一脸愠怒的离开了。

“是,叶总!”

见总裁小孩儿怒发冲冠,这些保安哪敢怠慢,其中两名身体强健的保安速即跑到林轩眼前,把他推向门外。

方圆的员工面面相觑,一时间还有些没回响反映过去,话说这哪里来的猛人啊,居然敢当着总裁的面说她“印堂发黑,天生克夫”……

“叶…叶总?”林轩一时间也有些懵逼:“她就是圆融团体的总裁,叶欣雨?”

“对啊,整个姑苏市难道还有谁比她更时兴?”保安一边架着林轩的胳膊将他往外推,一边没好气的道。

令一名保安则是有些敬仰的道:“我说哥们,你胆子也忒大了吧,居然敢当着总裁的面这么说她。”

“我也没想到她就是叶欣雨啊。”林轩纳闷的道。

“那你还口口声声说是她的未婚夫……”保安一脸鄙夷,拍了拍林轩的肩膀:“哥们,你也别尴尬刁难我们了,还是自行离开吧。”

林轩手掌一拍额头,越发纳闷的道:“你们以为我想啊,要不是我有任务在身,我才不想看到你们总裁,要知道,往后我得天天守着这座冰山过日子。”

“哥们,你就别再夸口了。”保安嗤笑道。

林轩笑眯眯的道:“得,我也不难为你们,五分钟之内,我让叶鹏展亲身上去,借使做不到,我保证自行离开。”

说着,林轩拿出手机,再度拨通了老头子的号码。

保安见林轩还在演戏,死赖着不肯走,语气开始不善起来:“小子,别再给我们添麻烦了,要是让总裁见到你还在公司门口,我们会被开除……”

哪知话音未落,林轩竟然气宇轩昂的走进保安室拿来一张椅子,然后就这样翘着二郎腿坐在公司门口不走了。

保安颜色一黑,申饬道:“小子,你要再不离开,别怪我们不客气了!”

林轩此举,对他们来说无疑是一种光秃秃的寻事,好言相劝不论用,非要逼他们动武吗?

“再等我五分钟就行。”

冲着两名保安笑了笑,再然后林轩的眼光,便是落在了手机显示屏上。

两名保安怒了,上前架起林轩的胳膊,打算把他扔进来。

但,令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,林轩居然沉得跟一辆汽车似的,听任不论他们如何用力,后者永远维持原状。

要知道,能成为圆融团体的保安,他们哪个不是练过的,可居然拿眼前这家伙一点想法没有。

林轩瞥了眼使出吃奶力气的保安,懒洋洋的道:“我劝你们别白费力气了,还剩四分半钟,叶鹏展若不亲身上去接我,我保证马上离开,并且永远不会踏进这里半步。”

叶鹏展年过四十,穿戴一身黑色的西装,国字脸,额头丰满,一脸福相。

关键在他身上,有一股上位者的气势。

他正在会议室里闭会,这功夫,秘书却是突然拿着一部手机,火急火燎的跑了过去:“叶董,您的电话!”

“我不是说过了,我在闭会的功夫,任何电话都不接!”叶鹏展最近有些心乱如麻,语气颓唐的叱道。

“可是董事,这是您另外一部手机,您交代过,只消这部手机响起来,任何功夫都要……”

“什么?”

秘书还没说完,叶鹏展就一把夺过手机,看到号码备注后,眼中猛的擦过一抹鼓动感动之色,手掌发抖的按响了接听键。

“人已经来了?是…是,好的,老爷子,我立马就上去!”

通话了局,叶鹏展脸上鼓动感动难掩:“会议先暂停,我要去接一个贵客!”

说完,叶鹏展便风风火火的跑出了会议大厅。

在场的股东们全都愣住了,平昔庄严稳重的叶董,居然也会有如此鼓动感动的功夫?

团体大门口,林轩就这样大大咧咧的坐着,两名保安生拉硬拽了四分多钟,累得满头大汗,可愣是拿他没辙。

“小子,是你逼我们的啊!”其中一名保安终于忍不住了,掏出腰间的电棍,就朝林轩腹部狠狠捅去。

“任性!”

一声厉喝,在大厅内陡然响起,令保安作为一滞。

猛的回头一看,保安整私人的魂都差点被吓掉,手一抖,电棍掉在了地上。

“叶…叶董…,有…有人在这…滋事,我们才…动…起首的…”保安连忙一脸恭敬的解释道。

由于平居里叶鹏展基本不会过问这种小事,身为董事的他气场又是相称强大,因而保安在第一次向叶鹏展解释的功夫,难免有些结巴。

“滋事?我看滋事的人是你们吧!”叶鹏展怒气呼呼的喝道:“从此日起,你们两个被复职了,一会去财务部领薪水。”

开玩笑,林轩可是老爷子特地打算过去的人,要是在来公司的第一天就被保安电晕了,今后公共还要不要相处了?

最重要的是,这事要是传到老爷子耳朵里,还不得扒掉他一层皮!

因而,叶鹏展不发火才怪。

两名保安一听本身要被开除,即刻满脸哭丧。

那前台的两名小姐也是一脸的难以相信,没想到刚刚和总裁大吵一架的男人,真的是董事长的贵客,早知道这样,刚刚就不拦他了!

林轩这才起身,眼光看向叶鹏展,笑眯眯的道:“叶董,他们也只是听命于上司,你就不要见怪他们了,现在误解排挤了就好。”

两保安一听,立刻对林轩投去感动的眼光,他们没想到林轩居然会帮他们说话。

叶鹏展沉吟道:“好吧,此日看在林师长面子上,就放你们一马,下次注意些!”

“是!是!”两保安如蒙大赦,一个劲的颔首。

叶鹏展看向林轩,歉意连连的道:“林师长,实在陪罪,一来就产生了这样的事情。”

“没干系的叶董。”林轩摆了摆手,笑道。

“叫叶董多见外,往后就叫叔吧,走,到我办公室去喝杯茶、歇歇脚。”叶鹏展做出了有请的手势。

这一下,前台两名小姐完全看傻眼了,董事长平居里高高在上,什么功夫对人这么客气过,可见林轩的身份完全不一般呐……

“好嘞,叔。”林轩笑呵呵的点了颔首,然后在向前台两名时兴小姐以及保安客气的打了声召唤后,和叶鹏展并行着走向电梯。

众人讪讪一笑,望着慢慢远去的林轩,心中那叫一个悔怨啊……


第三章乖乖躺下

“叔,请你把公司最近遇到的麻烦细致通告我,我好早作打算。”

电梯中,林轩言归正传,道。

提及闲事,叶鹏展也是敛颜肃容,开始将事情细致的经过讲了进去。

原来,在前段时间,圆融团体和一个名为华天团体的大公司,为了竞标一块商业地皮,争得不亦乐乎,由于其中的利益实在太大。

而圆融团体此次的刻意人,正是叶鹏展的独生女,叶欣雨。

身为团体总裁的叶欣雨,处事可谓闻风而动,同时极具商业头脑,竟然将这次和华天团体的地皮之争,延长到了股市上,并在股市上将其狠狠狙击了一把,招致华天团体资金突然断链。

于是,圆融团体顺手地拿下了这块地皮。

华天团体在地皮比赛和股市上双双凋零后,因而堕入逆境,团体外部一时间也是产生了重大摇荡。

叶欣雨抓准这个时机,将华天团体的大宗精英主干从华天团体挖走,以致整个华天团体面临更大危机。

不过商业比赛本就是如此残暴,以强凌弱。

本来,这对圆融团体来说完全算得上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。

但,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华天团体的前身,居然是姑苏市最大的黑道权势!

其实,人家也不愿将底子露进去,终究偌大一个团体想要洗白不容易,可现在,他们显然是被逼急了。

既然黑道背景已经亮进去,华天团体天然没有收手的道理,爽拖拉性间接出言恫吓叶鹏展,让他交出圆融团体百分之十的股份,以增加华天团体重大的耗损。

时限,是半个月。

若半个月内得不到满意回复,那么华天团体显着阐明,第一个遇害的,将会是叶鹏展身边最热情的人,也就是叶欣雨。

当然,能够成为圆融团体的董事,叶鹏展也不是没见过风浪的人,当即增强了公司保卫,同时找高层人士调和。

但,就在两天前,圆融团体的保安部部长,突然在回家途中,被人砍成轻伤,这让叶鹏展刹时明白了事态告急性。

为了女儿的安然,也为了团体今后的成长,他这才举办了求助。

听完事情的细致经过,林轩伸手摩挲着下巴,不由堕入寻思。

照理来说,就算要他应付整个姑苏市的黑道权势,一个月时间也绰绰不足了,可为什么任务是无穷期?真不知道老头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

叶鹏瞻望预测着眉头轻皱的林轩,以为后者是在思考如何应付黑道权势,便没有出声,选拔静等。

“叔,你认识我徒弟吗?”一会儿后,林轩突然问道。

叶鹏展轻轻一愣,显然没想到林轩思考半天后居然会问出这样的题目,想起老爷子再三交代,肯定要遮掩他的身份,于是只好向林轩撒了个谎:“不认识,我只是托人花大笔佣金才请动他老人家的。”

“靠,这可憎的老头子,又坑了我的佣金,这次居然还是爱财如命!”林轩听了,即刻气得痛心疾首。

叶鹏展讪讪一笑,心想着老爷子你可别怨我啊,是你让我失密的……

离开叶鹏展的办公室,林轩在前者热情的聘请下坐在了奢华的沙发上,然后左看看又看看,样子面貌显得有些猎奇。

“啧啧,叔,你那宋代的青花瓷少说也得三千万吧。”林轩啧舌道。

“的确是宋代青花瓷,林师长好眼力啊。”叶鹏展没想到林轩一眼就将本身的藏品看了进去,要知道,一些专业的古玩赏玩大师,也要认真辨识后才能果断进去!

林轩嘿嘿笑道:“之前在国外做过几年古董生意,所以练就了些眼里。”

“林师长真是好汉出少年。”叶鹏展由衷称道一声,借使要让他知道林轩家里摆放着一个古埃及法老杖,推断眼珠子都得惊异得瞪进去。

与林轩再度客套了几句,叶鹏展离开办公桌前,拿起电话说道:“欣雨,你赶快来我办公室一趟,我这有些要事要和你说。”

挂断电话,叶鹏展转身看向林轩,客气的道:“林师长,一会儿我就先容你和小女叶欣雨认识一下。”

“我知道她。”林轩不爽的撇了撇嘴,那个冷美人固然够时兴,但奈何两边间的陈见实在太深。

“呵呵。”对于林轩的态度,叶鹏展只好干笑一声。

这功夫,叶欣雨正好推门进来。

真的,当她看见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的林轩时,细微的柳叶眉即刻不悦的拧了起来:“奈何是你?”

“奈何,见到我不开心?”林轩玩笑道。

“给我滚进来!”叶欣雨毫不客气地冲林轩做出了一个朝外滚的手势。

“欣雨,不得无礼!”

见女儿如此无礼,叶鹏展即刻皱起眉头,沉喝一声,万一女儿把林轩得罪了,往后还让谁守卫她的安然?

“爸,你认识他?”被叶鹏展无缘无故的申斥一通,叶欣雨看向林轩的颜色无疑是越发冰冷。

“林师长是我请来的贵客。”叶鹏展郑重的道。

“爸,我看你就是老懵懂了,奈何请来一个流氓当贵客!”叶欣雨发火的道,现在她只消一看见这家伙,就来气!

林轩笑着摇了点头,并没有启齿。

“欣雨,你此日是奈何了,是不是你和林师长之间,生计什么误解?”叶鹏展颇有些疑惑的问道。

“此日在机场入口,这臭流氓不停骚扰……”

叶欣雨话还没说完,便被林轩把话接了过去:“此日在机场,我和叶总恰巧相遇,其时我发现叶总眉心有一缕黑气游走,像是身中某种剧毒。都说医者父母心,我总不能看着叶总就这样香消玉殒吧?于是我就缠着叶总,想要给她治病,但是她屏绝了我。”

“原来如此,看来是误解一场啊。”叶鹏展恍然,同时心想着林师长真的犀利,居然还醒目医术。

“呸!爸,你少听他胡扯,这家伙就是一个江湖骗子!”叶欣雨则俏脸冰寒,毫不客气的啐骂道。

“欣雨,林师长是我特地请来帮助团体处理危机的,不得无礼!”叶鹏展严色道:“接上去的日子,他将全权刻意你的安然!”

“帮我们处理团体危机?刻意守卫我的安然?”

叶欣雨嘲笑一声,一脸不屑的道:“且不说他能否有这个能力,现目前我们团体的业务日新月异,等我正式接手那块竞拍到的商业用地,加以开拓后,团体的总资产将高涨百分之十,跻身全球百强企业,我们团体能有什么题目?”

叶鹏展为之气结,这眼高于顶的女儿,真是让本身和团体身处险境却还毫不自知呢!

林轩闻言,慢吞吞的启齿道:“我说叶总,你在将华天团体往死里逼的同时,就没想过他们会袭击你吗?”

“哼,现在是法治社会,我还就真不信他们敢拿我怎样。”叶欣雨脸上寒意更甚,不屑的冷哼道。

“明的不行,那暗的呢?”眉毛悄悄一挑,林轩玩味的道。

“他们敢!”叶欣雨正言厉色。

“看样子,你还真是不到黄河不死心啊。”林轩摇了点头,道:“既然你不信,那我就证明给你看。”

说着,林轩伸手就朝叶欣雨左手皓腕抓去。

“臭流氓,你想干嘛?!”叶欣雨天性的撤除几步,同时双手抱胸,以为林轩是要进击本身。

“别少见多怪的。”

瞧得叶欣雨那一脸惊怒的样子,林轩无法的摊了摊手:“得,既然你不想让我碰,那你本身看看你左手腕的脉搏邻近,是不是有一条细微的红线?”

叶欣雨柳眉一蹙,但还是折腰看了过去。

这不看不要紧,乍看之下,本身的左手手腕和手臂连接处,居然真的有一条半公分长的细微红线!

这,令她娇躯猛的一颤,颜色,也是顷刻间变得煞白起来。

“现在信了?”林轩瞥了眼叶欣雨,漠然的道。

一句话将叶欣雨拉回实际,纵然她心里已经授与事实,但仍然嘴硬道:“光是手腕处的一条红线,你奈何就能认定我中毒了?”

“现在,你是不是感到头略微有些晕乎乎的,而且身体时而有些炎热,时而又有些冷飕飕的?这就是中毒的初步症状。”

林轩剖判的井井有条,容不得叶欣雨有半点不信,由于林轩口中所说的症状,和她现在的感到千篇一致!

本来,她只是以为本身去了趟国外,时差没倒过去,所以身子有些不顺应。

目前看来,她是真的中毒了。

那么给她下毒之人,究竟是谁?还有,她是在什么状况下被人下的毒?

叶欣雨细思恐极。

“通告我,我到底中了什么毒?”一会儿后,叶欣雨火速的启齿问道。

“一种名为XT的国外少有毒药,若持久作用于人体内,能以致人心灵紊乱,也就是变成所谓的神经病。”

一句大真话,令叶欣雨的心,即刻凉了一大截。

一旁的叶鹏展听说女儿会变成神经病,立刻就急了:“林师长,那有想法医疗吗?我可就这么一个女儿啊!”

“叔,你不消太记挂,目前叶总只是中毒初期,只消她能好好团结我,我还是很有控制治好她的。”

“奈何团结?”

说这话的,不是叶鹏展,而是叶欣雨。

纵然她的心坎还是相称排斥林轩,但眼下也唯有寄愿望指望在他身上了。

闻言,林轩轻轻一笑,道:“脱掉你脚上的高跟鞋,然后乖乖躺在沙发上。”


未完待续……

微信篇幅无限,后续形式和情节越发精巧!

点击下方【阅读原文】延续阅读哦~~~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